首页
社会
宠物
旅游
美食
健康养生
军事
历史
时事
文化
动漫
体育
娱乐
母婴育儿
音乐
国际
汽车
综合
家居
教育
科技
时尚
搞笑
财经
游戏
星座运势
情感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137返利」解析特朗普的任性战略:打经济仗还不够,再来场战争?
「137返利」解析特朗普的任性战略:打经济仗还不够,再来场战争?

浏览:1706次  发布时间:2020-01-10 17:43:32
加之,特朗普执政后或将侵犯某些强大势力集团的利益,美国国内政治矛盾会更加激化。同时,特朗普执政集团存在对外动武的经济需求。这是刺激特朗普对外发动战争的各因素中最活跃的因素。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的“任性”加大了对外动武的可能性。要让特朗普少一些任性,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必须多一些理性。
   

「137返利」解析特朗普的任性战略:打经济仗还不够,再来场战争?

137返利,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排除特朗普运用军事手段进行军事威慑,乃至搞一些小规模的军事冲突或军事摩擦,制造军事危机的可能性。要让任性的特朗普少一些任性,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就必须多一些理性。

第一军情作者:韩旭东

离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日子越来越近,这个世界的焦虑也在越来越浓。这种焦虑,来自这位美国候任总统当选前后的种种“任性”之举。人们担心:特朗普上台后,这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特朗普的“任性”确实给了人们遐想的空间。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越不想发生的,就越容易发生。整个世界都觉得特朗普任性,但美国人居然就选中了任性的特朗普。并且,在当选之后,特朗普说的和做的还更加“任性”了,甚至出现了直接挑衅他国的言论。尽管特朗普只是一位候任总统,他的话也尽可不必太当真。但未来4年乃至8年,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毕竟要由这样一个人来领导,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也将由这样一个任性的人来掌握。那么,如果特朗普真的继续任性的话,上台后会不会两线出击,既在经济领域发动战争,又在军事领域发动战争?

显然,这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应该讲,特朗普在这样一个时候上任,是存在对外动武的内在政治动因的。人们通常说,外交是内政的外延,一切外交活动都是以内政为基础的。对外战争既是外交的一种极端形式,也是内政需要的一种极端表现,对外战争几乎没有脱离内政需要的,美国所发动的每一场对外战争,同样也都是内政需要驱动的。1893至1897年间,美国国内的经济大萧条,给美国社会造成深刻的危机,导致利润减少、生产过剩、企业破产、工人失业,大街上和工厂里暴力事件剧增。所有这一切,都导致当时的美国统治集团达成共识,即用海外扩张来巩固国内权力。从此,美国走上了开拓海外市场、寻找新的原料产地以及廉价劳动力和巨额利润之路。1898年的美西战争,就达到了这一目的。美国的“大棒”政策也由此一步步开始。

历史常常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今,美国经济发展乏力、政治矛盾尖锐,尤其是这次的大选结果并没有得到国内某些势力的认可,甚至出现了重新计票、不承认大选结果的呼声。加之,特朗普执政后或将侵犯某些强大势力集团的利益,美国国内政治矛盾会更加激化。是否可以这么预测:美国国内政治或将出现这样一个特点,执政集团的主张与民众利益相近,中产阶级集团与执政集团的主张相左。形象地讲就是,头与下身相协调,却与肚子闹矛盾。这样一种现象虽然在美国历史上不常出现,但与美国南北战争前的情况也极其相似。一旦这种现象继续激化,特朗普就难免会用对外发动战争的方式转移国内视线,以达到加强国内统治,维护执政地位的目的。

同时,特朗普执政集团存在对外动武的经济需求。从特朗普组阁人员成份上看,大商人占了相当比重。商人与军人当家,也是朗普政府的一大特色。其实,早期的美国政府,执政团队也曾出现过有大老板扎堆的现象。最早到美洲大陆来殖民的清教徒在很大程度上是英国工商业中产阶级的代表。清教徒制定的“五月花公约”,是美国宪法的早期萌芽,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保护这一有产阶级的利益的作用。在费城签署《美国宪法》的55个建国领导人,几乎都是投机商人,都是经商致富的大老板。说到底,这一“宪法”的中心作用,就是保护有产阶级利益的。

也正因如此,美国历次发动对外战争,其实也都是为这些有产阶层的利益集团服务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由于美国利益集团受到了威胁,美国才决定参战的;到了二战时期,尽管人们认为是“珍珠港事件”将美国正式拉入了战争,其实在事件之前,美国就已经开始准备参战了,因为日本在亚太地区的扩张已经严重威胁了美国利益集团的利益。

当今,美国经济发展乏力,加之国际市场竞争激烈,美国利益集团的经济利益难以得到预期的保障。特朗普执政后,是需要回报为他助选的利益集团的;更何况,特朗普家族的利益也需要保证,而发动战争或将就是最好的回报与保障。这是刺激特朗普对外发动战争的各因素中最活跃的因素。

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的“任性”加大了对外动武的可能性。其实,“任性”是特朗普谋略运用的一种表现形式。人们之所以对特朗普的“随意”用“任性”来表达,就是这种“任性”贴切地描述了特朗普的狡诈。执政后的特朗普自然不会改变早已在商场上运用自如的这种谋略。它意味着,一旦把这种任性用在军事手段上,特朗普会更加狡诈,也比其他的美国总统更加具有随意性、进攻性和冒险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运用军事手段应对不寻常事件,特朗普或将直接引发军事冲突与战争等危机事件。

当然,也应该看到,制约特朗普政府随心所欲动武的内外因素也同样存在。比如成本问题,现代战争是一种高成本的军事行动,如果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或者不能像海湾战争那样打一场只赚不赔的战争,精于算计的特朗普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再比如,随着俄罗斯军事力量的迅速上升,美国也不敢轻易出手,一旦遇到俄罗斯强力抵制,美国发动对外战争的结局也不会乐观,这将会让特朗普的执政地位受到严重威胁。再一个制约因素,就是中国维护世界和平能力的极大提升。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对国际问题发挥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也是制衡美国运用军事手段的重要因素。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对未来特朗普运用军事手段的景象不难做出这样的描述:特朗普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存在,但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不过,这并不排除特朗普运用军事手段进行军事威慑,乃至搞一些小规模的军事冲突或军事摩擦,制造军事危机的可能性性。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总之,维护和平的力量越大,制约战争的力量就越大。要让特朗普少一些任性,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必须多一些理性。



© Copyright 2018-2019 ohsnapdesign.com 璜山黄澄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